魔女屋中之梦

刷cp的小号,不需要关注我。
个人生活记录,晒晒买的东西
暴躁泥潭老哥,跳上跳下的ky精一脚踩死你。

被巳月的ed弄的有、、想哭

鬼客估计十有八九要烂尾了

明天把车🚗开完...

家人在讨论过去困难时期祖辈拿家里的首饰,宝物换食品....因为上上上辈居然在本地算是会被打爆头的大财主....过去也是有金店,绸缎庄的那种,后来因为上演大宅门,祖辈带着遗孤被赶走,但意外的因此逃过了后来的那些时代发生的事情呢.....拿到了这一大笔金钱的反倒在那时候被充公了.....

我靠...我朋友放假回来剪了短发...神似小神父我日,她五官也是贼几把像....我靠。


....又又又写了废话...下一章直奔主题开车吧我求求自己!!透!!

鬼客(中)

尹崔,all崔向腿肉


崔允从来不是个无力的弱者,年幼时候的他还曾有孩童的稚嫩,害怕黑暗,怪谈,也害怕考试成绩不好回家被父母责怪,但种种对外物感到恐惧的情绪已经在那一晚后随着血腥的记忆一同粉碎殆尽。自那之后他便很少有情绪上的波动,对一些令常人不适的场景也熟视无睹,还在学校里就因为过分的孤僻冷硬而被其他同龄人忌惮,甚至连老师们也对他感到恐惧。只有崔允自己清楚,他永远忘不掉那天哥哥阴森冷漠的目光。平日里一向温柔的哥哥此时双手染满双亲的鲜血脑浆,浓稠的血液和汗水把他的头发紧紧粘在脸颊上,那双乌黑的眼看向躲在床下努力不让自己发出声音的崔允时候没有半点温度,仿佛只是看着一个落入兽夹的小鹿,只剩残忍与漠然。


那不是他的哥哥,哥哥一直是个温柔善良的人。尽管他似乎并不很想当神父,但还是遵从信仰虔诚的父母的意愿,成功当上了本地的驱魔司祭。兄弟两人年纪相差有些悬殊,年幼的他尚无法体会哥哥真正的心情,虽然终究有些意难平,但哥哥还是努力地遵循主的引导为他人排忧解难。而这样一个温和善良的人被彻彻底底地毁了,被这个来自东海的怨鬼。崔允在伤痛之中眼神却愈发泠冽,朴日图找逃脱的猎物二十年,而他自己又何尝不是呢?漫长的追逃游戏将在今日行至终点,而崔允已经准备妥当。


巨鬼被捉到猎物的狂喜冲昏了头脑,它只顾着捏着手中脆弱的人体在漆黑冰凉的海水中踽踽前行,盘绕四周的其他邪灵们兴奋地窃窃私语,它们对于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十分期待,只要是活人温暖的血液就会引起它们无比的兴奋。杀了他!杀了他!就这么把他弄死,把眼珠摘出来捣碎,剪掉总是念诵经文的舌头,扯断他的手脚!让他不断地流血,因为无边的痛苦而惨叫吧!它们聚集成一团,亦步亦趋地跟随着它们的首领,却又不敢靠的太近。就像一群嗅到血腥味的鲨鱼一般,崔允看见黑暗中它们闪烁的贪婪目光。


“我们驱逐你们,每一个污秽的灵魂,所有魔鬼的势力。所有来自地狱的入侵者,所有恶魔的军团”崔允的喉咙像被人塞入一团火炭般烧灼,他轻声咳嗽出一些血沫,用虽轻却凛然的声音不断诵读着祈祷经文。涂抹过圣水的银质十字架从袖口垂挂下来紧攥在手心。带有神圣力量的话语对这些黑暗生物的杀伤力不亚于投放浓酸,它们完全没料到崔允此刻的反抗,纷纷尖叫怒骂着后退,十字架散发着朦胧的光晕,朴日图发出刺耳的啸叫,它抓着崔允的那只鬼爪被圣光所伤,黑雾诡异地扭曲起来。还没等它脱手,崔允已经拼尽全力刚才积攒的力气,纤细却有力的腰肢爆发出朴日图始料未及的·力量,他挣开了巨鬼的手指,借力一跃而上,将十字架狠狠地钉在巨鬼的额头上。“主啊,请从地狱恶灵的强权中,从它们的陷阱,欺骗和邪恶中,从所有的奸诈中解放我们!”在崔允激烈的吟诵下,那巨鬼终于支持不住,惨叫着后退,巨大的前肢狂乱挥舞,把四周漆黑的海水搅出数片巨大的水花。它被这个小神父给结结实实伤害到了,主的荣光是这常年生活在血与黑暗中的生物最大的克星。


崔允跌落在水中,浑身再一次湿透。他借着一个还未翻到的长椅挣扎着站起来,因为短暂的缺氧眼前一片模糊,脑袋里嗡嗡炸响。他双膝已经快架不住身体,全凭着混沌的意识苦苦支撑。水分蒸发不断带走所剩不多的温度,凝结的盐精粘黏在皮肤和发丝间,朴日图的爪尖刺入了他的侧腹,索性撕裂程度不深,丝丝鲜血从伤口流出,加深了黑色祭祀服的暗沉。“.........”他僵冷的手指紧抓着十字架,因为失血和寒冷,俊秀的脸颊一片青白。邪灵们重新退回幽暗的角落处不敢再贸然上前,它们向精疲力竭的神父呲出利齿,威胁性地低声咆哮。我必须走出去,崔允昏昏沉沉地想道,他几乎感觉不到伤口的锐痛,此刻麻木的神经在要求得到休息。


“哥哥不是说过,不要总是淘气惹麻烦吗?”一道青年男人的声音蓦然在黑暗的圣堂中想起。因为太久没有在这个世界上出现过,崔允几乎觉得这很陌生了。这绝不可能,他心里突然间乱了套,这不可能,如果说在遇见尹华平之前的岁月里他还曾对找回和他血脉相连的兄长抱有一丝幻想,那么在小区后挖出那尘封了二十年的尸骨时,残酷的现实便将他那一点可怜的妄想重拳击碎。他的哥哥,那个曾经温柔善良的年轻神父,在朴日图的恶意下沦为可悲的牺牲品,带着恶鬼残暴的野心,满手的血腥与后人的骂名在深山中静悄悄地腐烂为白骨。崔允宛如被人当头浇下一桶冰水,之前再多的伤痛也无法撼动的冷情的神父此刻被人狠狠捏住了心底的伤口,又惊又痛,被失血和低温麻木的大脑迅速运转起来。”这不可能!?你,你究竟想做什么?“他急忙回身去看,原本有愈合趋势的伤因为动作激烈而被再度扯裂。疼痛激的他脱口而出一声惨呼,脱了力的双膝向水中跪倒。


尚未触及水面时,一双有力的臂膀便轻柔地环住他的身体,让虚弱的神父落入怀抱中。“崔允—-或者现在应该叫你圣马泰?真的是个好可怜的孩子啊,受了这么重的伤,一直在流血,一定很痛吧?”眼前的哥哥,那个已经埋骨于山中的崔神父依旧是一副年轻的模样,岁月在他身上不曾流逝,和怀中弟弟同样的祭司着装,颇为相似的眉眼,甚至连纯银的十字架也缀在手腕上,崔允发抖的身体出卖了他此刻变化激烈的内心,面前之人身上散发着海水的腥咸,触手之感是不同于活人的冰冷,明显的迹象告诉崔允,这不过是狡猾阴暗的邪灵一个恶意的玩笑。但那熟悉的声音在一遍遍轻呼他的名字,充满焦虑与担忧,足能让崔允坚硬的心理防线溃不成军。


崔允摇了摇头,有水滴顺着发丝甩动的轨迹落入下方,因为寒冷失血而异常苍白的面孔第一次浮现了痛苦的神情。“不,这不对啊,你不是他,我哥哥已经死了!不要再骗我了,明明在后面埋了这么多年,烂的只剩一把骨头,已经确确实实的不在了。”年轻的神父挣扎着抬起头,漆黑的眼中是从未有过的脆弱哀求,仿佛是易碎的琉璃般闪烁着水光。虽然不断地重复着否认的话语,崔允的手指始终紧拽着面前人的衣袖不放。幻化为崔神父外形的邪灵看了他一眼,低低笑了起来:“既然如此不愿意相信,又为何紧抓着哥哥不放呢?”他低下头,在崔允眼里越来越近,最终与他额头相抵,充满诱惑的话语在崔允耳边轻柔吐露“那么来试试吧,你眼前这个,究竟是不是你哥哥呢。”


今日沙雕言论:被尹哥揍了一下的小神父好像被家暴的小媳妇....还有对那个藏在衣柜里的孩子就冲过去!!啊!!他真的满脸的母性1551

撞客(上)

尹崔,all崔向,腿肉不好吃,全网逆中。前面是朴日图x小神父的丧病......



上帝啊!怜悯我吧!远离伤害我的事物,到一片平静的海面上。


午夜梦回时,崔允总是会梦到童年时那一场血腥的劫难。入夜的郊外总是十分安静,门前那条路上的路灯投下橘黄色的暖光,照亮昏暗的四周。他听到球棍砸向血肉之躯时骨断筋折的声响,血在墙壁,家具上泼溅成扇,仿佛下了一场微雨般,把整个房间笼罩在迷蒙潮湿的血雾之中。父母临死前的哀鸣很快就沉寂下去,只剩手指还在神经性的抽动,他锁上门躲在床下,无路可逃。年幼的他不知道为什么一向温柔和蔼的哥哥会突然变成弑杀亲人的恶魔。那一张探到床下染满鲜血眼神空寂的哥哥的脸,是崔允二十年间挥之不去的噩梦。


圣堂的祈祷蜡烛长燃,是主的信徒在人世点亮的灵魂之火。暖黄色的烛火仿佛可以驱散一切黑暗之物,静守着教堂这一方堡垒,保护信徒们不受邪物侵扰。但此刻这座庇护所在冲击之下摇摇欲坠,玫瑰窗外是泼墨般浓郁的黑暗。那些蛰伏于阴暗深海中的邪灵们聚集于神圣之地,忍受着被圣力不断灼伤的痛楚拼命撞击着门扉,男人,女人,幼儿,老人,无数杂音在深入灵魂的痛苦中嘶吼着,扭曲成一股分贝极高的颤音,崔允面色苍白,这股声音让人烦闷欲呕,就算他定力过人此刻也是膝下发软。强撑着后退了几步,他伸手抚上随身佩戴的银质十字架,此刻这件圣物在微微发烫,温度让崔允回过神来。


门框在巨力的推压下发出不堪重负的吱嘎声,邪灵们的指甲在门板上抓挠发出刺耳的噪音。嘲笑,大哭,癫狂,种种负面情绪搅和成一滩脏污的烂泥,“让我们进去!让我们进去!!”它们吊高了嗓子嘶喊着,时而传来被伤到的惨呼。“不要躲了,你逃不掉了,朴日图会找到你的!你永远逃不开,哥哥会找到你的,他正在在等你呢!”,崔允表情凝重,难得地蹙起眉头,他知道这座教堂已经阻挡不了多久,他无路可逃,出于神职人员的自尊哪怕没有胜算可言,崔允也不想对这些污秽之物做出任何示弱的举动。


“以圣架十字号,天主等我主,救我等于仇。因父,及子,及圣神之名”崔允在额头,口前,胸前划十字,吟诵着圣号经。这是三位一体的主的信徒所拥有的庇护,它会帮助他战胜这些魔鬼的诱惑与危险。门外邪灵们用充满扭曲恶意的话语不断刺激着崔允,用各种真真假假的场面恐吓这位神父,但室内的崔允不为所动。他合上双眼,低声吟诵着祷词,全身上下笼罩在圣堂柔和的烛光里,化为了一尊无心无情的英俊神像,若不是因为辛苦地凝聚心神对抗邪魔而渗出的汗珠一滴滴划过线条分明的脸颊,他看起来几乎毫无破绽。“你撑不了多久的,你太脆弱了不是吗?你从来就不相信别人,连自己也不信!这样的人怎么能得到帮助呢?你应该乖乖的去死,二十年前你就不该逃走,你会是我们这里的,你属于他!”邪灵们对他的反抗加以恶意的嘲笑,扭曲的黑影在圣堂外部扭动翻涌,宛如肆意生长的畸形藤蔓,在玫瑰窗上印出条条脏物痕迹,锈蚀的门栓已经经受不住邪灵的力量,岌岌可危地悲鸣着试图做最后的抵抗。

“你属于他!你是他的!你是朴日图的猎物,注定要被他撕成碎片,用最凄惨的样子挣扎着死去,朴日图,朴日图!!来吧,你的猎物就在眼前!”邪灵们兴奋地大喊着,男女老少尖利的嘶喊比指甲划过黑板的吱嘎声还要刺耳难听,那里面饱含着它们对生者的无边嫉妒与憎恨,只有血和死亡才能暂时抚慰它们疯狂的渴望。在众鬼的欢呼声中,那纠缠了崔允二十年的噩梦,来自东海的巨鬼朴日图,拖着它扭曲沉重的身体中降临于其中。


随着朴日图的攻击,门闸在巨响中瞬间崩毁,而沉重的门板被击打的倒飞出去,一股海水特有的咸涩苦腥混杂着死者特有的腐烂尸臭倒灌入室内,长明的祈祷蜡烛被这股阴风在一瞬被全部扑灭,镀金的烛台被扫落,砸在地上发出巨大的声响。那是东海的巨鬼所具有的不属于这世间的渎神之力,伴随着不知从何而来的海潮席卷而至。腥咸冰冷的海水瞬息将教堂内的座椅摆设卷起后又压入其内,被拍碎的残骸在水面上颤颤巍巍。有着远超常人身形的巨鬼随着海浪起伏无声地蜿蜒前行,巨大的手爪把猝不及防落入水中的崔允一把抓起,随后稍一用力就将因为呛水而昏沉的他捏的在剧痛下醒来。


“朴日图........”崔允咳出几口水,一时分不出喉咙里是海水还是血的腥味,他被朴日图捏在爪子中,全黑的祭祀服被海水打的湿透紧紧贴在身上,又冷又粘。肋骨处不断传来钻心的痛楚,巨鬼的力量无与伦比,只要崔允稍一挣扎就会被攥的更紧,若是再加上几分力道,他毫不怀疑自己会被拦腰捏断。那鬼物身形庞大,看起来只是粗似一具光裸的人形,甚至像野兽更多,只是看上一眼就会给人带来难以忘怀的梦魇,崔允费力地挣扎着抬起头试图去看清它的面容,但黑暗中活人的视力无法让他成功。唯一能看出来的只有一只充血的巨大眼球正目光炯炯地盯着他看,出乎意料,那眼神中并没有平时无差别对人世的恶意,更像是看见了心爱玩具的孩子般充满了兴趣。

“崔.....允......”巨鬼张张嘴,及其生涩地念出他的名字,它的声音像是从地狱传来的风,既干涩又空洞。“找....找到你....二十年.......”它像终于找到了遗失已久的爱物一样欣喜。仿佛是为了庆祝这一时刻,挤在外面不敢过于接近地其他邪灵们爆发出高低不一的笑声,它们扭动着虚无的躯体,诡异的噪音填满整个空间,二十年之后,猎物再次落入网底,这真是可喜可贺。


几道浓稠的血浆从崔允眼角,鼻孔缓缓流下,又被头发上滴落的水冲淡成深橘色的污痕,他的身体已经无法承受过多的邪气,这次不再是单纯的幻想警告他在真的缓慢失血,主的荣光此时也无法从海鬼朴日图的手中保护他的信众。“崔允....逃不掉了!”巨鬼欣喜地笑了,它捏着手里脆弱的人类踏水向里走去,朴日图觉得崔允大概此时已经失去了反抗能力,那具活人的肉体在迅速失血并失去体温,在瑟瑟发抖。但它没有注意到的是,状似昏迷的神父下垂的手里闪过一抹银光,随后隐没在袖中。崔允睁着眼,在肉体的痛苦之中并没有陷入昏厥,那双眼眸闪动着森冷的光,宛如闪烁细银光的海面,在平静之中暗藏着杀机。